黃金屋首頁| 總點擊排行| 周點擊排行| 月點擊排行 | 總搜藏排行 繁體中文版| 收藏黃金屋| 設為首頁
 
黃金屋中文,黃金書屋 黃金屋中文,黃金書屋
首 頁 手機版 最新章節 玄幻·奇幻 武俠·仙俠 都市·言情 歷史·軍事 游戲·競技 科幻·靈異 全本·全部 移動版  
  文章查詢:         熱門關鍵字: 噩盡島二  兵之槍 雜魚  副本異界 風馭 末日蟑螂  
黃金屋中文 >> 女帝直播攻略  >>  目錄 >> 1472:伐聶良、攻楊濤,劍指天下(十二)

1472:伐聶良、攻楊濤,劍指天下(十二)

作者:油爆香菇  分類: 玄幻言情 | 東方玄幻 | 油爆香菇 | 女帝直播攻略 | 更多標簽...
 
請記住本站域名: 黃金屋

女帝直播攻略 1472:伐聶良、攻楊濤,劍指天下(十二)

“主公一直等著少主,還請少主勿要耽誤時辰。”

盡管這里距離聶營只有一個時辰的距離,但根據聶清的描述,衛応頗感憂慮。

聶清點頭應下,溫聲道,“這便啟程。”

經歷昨夜的襲殺,他也知道情勢有多么危險,暗中還不知道藏著多少雙不壞好心的眼睛呢。

聶清在衛応的攙扶下上了馬車,見聶洋仍維持著脊背蜷縮的睡姿,心下涌出幾分擔心。

昨夜的襲殺將阿洋嚇壞了,半夜夢魘不斷,許是夢境太過可怖,他的神情極為猙獰。聶清試圖將他喚醒,半晌也沒動靜。若非呼吸還有,聶清都懷疑對方是不是瞧瞧被鬼差拘走了。

“這是做了什么噩夢——”

聶清擔憂地執起聶洋的手,青筋猙獰的手背一片冰涼,入手全是黏膩的汗液。

殊不知,聶洋這不是做噩夢,痛苦指數卻比最可怕的夢魘還要高了數倍。

昨夜,聶洋惱怒系統的隱瞞和敲打,小心試探系統的底線。

系統也察覺到聶洋的翅膀硬了,試圖脫離它的控制,二者一番言語交鋒,眼瞧著是崩了。

聶洋身邊有一件六如真人贈予他的道家寶貝,據聞能壓制邪祟。

他亮出這張底牌,試圖跟系統談判,爭取主動權和控制權。

豈料系統惱羞成怒,撕開虛假偽裝,不再溫和順從,反而亮出了猙獰兇惡的一面。

不聽話的下場就是被活生生折磨至死,你真以為區區凡人能在我手中反客為主?

六如真人贈予的道家寶貝雖然沒有給系統造成重傷,但也給它造成了一定傷害。

這讓系統極其惱怒。

聶洋是它眼皮底下長大的凡人,不過是蕓蕓螻蟻中的一員,仗著有點底牌就試圖撼動神靈的地位,誰給他的底氣?系統不介意聶洋有自己的小心思,但它不能容忍螻蟻算計到它身上。

對付這種不聽管教的宿主,系統經驗豐富著呢,保準調、、/教得乖巧聽話。

它需要武力讓聶洋明白他們二者之間的距離,那是區區凡人無法跨越的裂谷!

順從或者死亡,凡人,你懂了么?

系統倒是想將冒犯自己的聶洋抹殺了,但它不能這么做。

一來,適合的宿主不是說換就能換的,它在聶洋身上下了功夫,這么舍棄了,它虧大了。

二來,聶洋這人的分量說輕不輕、說重不重,他也是影響整個位面氣運走向的棋子之一,一旦動了他,暗中的敵人就會第一時間察覺。系統可不想賠了夫人又折兵,聶洋留著還有用。

既然不能換掉,那就只能費些心思好生“修理”了。

聶洋從未吃過這樣的苦頭,但骨子里的倔強和強硬又讓他死命撐著。

聶洋不肯服軟,系統不肯撒手,一下子陷入了僵局。

不過,聶洋畢竟是凡人,根本經不起這樣的折磨。他還有野心,知道什么叫“能屈能伸”、“識時務者為俊杰”,他大可以暫時服軟,利用系統達成目的。往后再尋辦法除了這個妖孽!

經歷一整夜的折磨,大部隊即將抵達聶營的時候,聶洋疲倦地睜開了眼。

倘若聶清瞧過來,必能發現聶洋眼底寫滿了不甘和怨憎。

“阿洋?你醒了?”

聶清放下書籍,長松一口氣,連忙傾身將聶洋扶起,

這時,他發現對方衣襟被汗水打得濕透了,睡著的地方也陰出一塊人形的濕痕,聶洋本人更是一副虛脫力竭的模樣。幾縷沾滿汗水的長發黏在臉側,烏發披肩,瞧著格外脆弱可憐。

“兄長——”

聶洋試圖說話,聲音喑啞至極,嗓子更是火燒火燎得疼。

“阿洋昨夜做了什么噩夢,為兄怎么喚你都喚不醒。”聶清瞧堂弟這個模樣,心疼得不行。

聶洋當然不能如實說來,他現在還有種劫后余生的感覺,這讓他羞憤而厭惡。

他居然屈服一個妖孽的脅迫,實在是奇恥大辱。

聶洋道,“小弟……咳咳,小弟也不知,只記得……那是極為可怖的夢……”

聶清見堂弟面上全是殘留的恐懼,不忍深究。

他轉移話題道,“父親已經派兵接應我們了,前方就是大營,阿洋莫怕。”

聶清輕拍對方的脊背,用哄小孩兒的口吻安撫他。

聶洋疲倦閉上眸子,任由自己靠著聶清的肩頭。

倘若聶清沒有攔了他的路,聶洋倒是樂意有這么一個體貼細致的兄長照拂自個兒。

因為聶洋情況不好,聶清沒讓他下馬車,稍作休整便隨同衛応去見父親聶良。

聶良那頭已經知道兒子半夜被敵人偷襲、險些喪命的事情。

一時間,心頭的怒火和憂慮并存,二者攻心,聶良險些厥了過去。

直至瞧見聶清,心頭才好受了些。

聶清瞧見父親第一眼就被驚到了,這才多會兒不見,父親竟然消瘦這么多?盡管父親雙眸銳利依舊,眼底的青黑卻似散不開的青墨,那張臉也蒼白得不似活人,雙唇浮著點點青色。

聶清當即行了大禮,雙目微紅。

聶良冷淡地道,“多大人了,還似三歲小兒那般愛哭鬧?如此不穩重,為父如何放心?”

聶清垂首遮掩淚意。

聶良道,“為父聽了你昨夜的經歷,你倒是穩重,這點做得不錯。”

哪怕幫不上忙也絕不添亂,謹記“千金之子,坐不垂堂”,不貿然將自己置身危險環境。擊退敵人之后,聶清的處理方法也相當周全,這讓聶良有些感慨,同時還很欣慰。

只可惜,聶清還是太年輕了。

一旦他不在了,聶清如何穩得住搖搖欲墜的聶氏,如何鎮得住周遭的魑魅魍魎?

思及此,聶良就倍感頭疼。

父子二人說了一會兒話,聶良將兒子打發下去,喉間涌上一陣甜腥味。

他用帕子接住,果然看到熟悉的鮮紅。

恍惚間,聶良聽到營帳外傳來陣陣鼓聲,他還以為自己聽錯了。

“何人在外頭擊鼓?”

帳外護衛道,“回稟主公,敵方集結兵力在營外叫陣。”

聶良一聽,那雙丹鳳眸子因為怒氣而睜圓。

“柳羲當真是欺人太甚!”

前腳欺負他兒子,還差點讓他白發人送黑發人,后腳直接帶兵打上門叫陣。

若是不應戰,聶氏名聲不是被這人擲在地上踐踏!


請記住本站域名: 黃金屋

快捷鍵: 上一章("←"或者"P")    下一章("→"或者"N")    回車鍵:返回書頁
上一章  |  女帝直播攻略目錄  |  下一章
手機網頁版(簡體)     手機網頁版(繁體)
瀏覽記錄

字母索引: A |  B |  C |  D |  E |  F |  G |  H |  J |  K |  L |  M |  N |  P |  Q |  R |  S |  T |  W |  X |  Y |  Z


頁面執行時間: 0.0312